今天因為GOOGLE意識到 本日是奧黛麗赫本的冥誕 ~

1929年5月4日出生,今年是85歲的冥誕。
也讓我想到之前讀到的愛情故事~ 關於奧黛麗與葛雷哥萊畢克
今天就收藏於此....
  AD.jpg
Princess Ann: I don't know how to say goodbye.
────摘錄自《Roman Holiday》

"I liked her a lot; in fact, I loved Audrey. It was easy to love her."- Gregory Peck

「我非常喜歡她,其實我很愛奧黛麗;每個人都很容易愛上她。」──葛雷哥萊.畢克

<face=georgia style="color: rgb(79, 79, 79); font-family: verdana,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3px; line-height: 19.5px;">《Roman Holiday》是一個經典的愛情遺憾。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原來電影裡的遺憾同樣出現在現實。看完這段故事,很感動,又隱隱有種惋惜的感覺。一錯過就是一輩子。如果他當初能牽住她的手,也許她不會有後來的坎坷愛情。我不知道她到底有沒有愛過他,因為這是以前沒有聽過的故事。但我心底希望這都是真實。但願天堂天天都是羅馬假期。

他是個紳士,是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有著雕塑一般堅毅的輪廓和剛直不阿的個性。他舉止優雅,氣質謙和,純淨的眼神像個莊嚴的傳教士。他能將笑容演繹得讓人心動,柔腸百轉而又分寸在握。他是全球數以萬計的女人們的夢中情人,他的生命裡有無數俏顏佳麗走過卻沒出現過一次緋聞。在過去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時光裡,他一直被全世界的影迷們作為偶像與道德榜樣崇拜著,他的名字叫葛雷哥萊.畢克(Gregory Peck)。


她是個天使,出身名門,會講五國語言,舉止優雅得體,氣度非凡。她高貴善良,與世無爭,柔美嬌羞地像個不諳世事的孩子。她的性格矜持內斂卻又平易近人。她有著姣美的容顏和如花般的笑靨,兩隻會說話的大眼睛如一泓高原的碧潭,清澈靜謐,楚楚動人,長長的睫毛像秋日裡飛舞的蝴蝶,薄如蟬翼的翅膀閃動著青春的快樂與輕盈,她的名字叫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

纖塵不染的豆蔻年華裡,天使遇到了紳士,在浪漫之都羅馬的那個假日裡,一段塵世間最純美的愛情悄然萌生。

那個時候的他,已是全世界盡人皆知的明星,剛剛過完36歲生日,而當時的她卻只有23歲,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女孩兒。她是他的影迷,對他有著近乎癡狂的崇拜,當她第一次遇到他時,她甚至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他亦如此。

看到她的第一眼,他的心忽然就動了一下,一股異樣的情愫從心底悄然湧起,感情像海潮剛剛退去的沙灘,柔軟而溫潤。

眼前的女孩兒,敏感而脆弱,不為人知的心事藏在美麗的大眼睛裡,安靜而憂傷,讓人陡生憐愛。 那一刻,他分明感覺到了一個微妙階段的開始。

那場戲裡,他們分別飾演男女主角,忙裡偷閒時,兩個人便到河邊散步,涓涓流淌的河水竊聽著這對人兒的喃喃私語。

他喜歡看著她,眼神裏蘊藏了可以讓人融化的憐惜。她也喜歡和他在一起,聽他說話,看他微笑。偶爾,她會將自己冰冷的小手放進他寬厚的掌心裡,感覺著來自這個敦厚男人的溫暖。

那個時候,他的婚姻已經走到了盡頭,他多麼渴望得到她的愛情啊,可是,他不是個善於表達的男人,看盡了世事滄桑的他已經習慣了將所有的喜怒哀樂都掩藏在波瀾不驚的表情之下。

她愛他,可是,她不敢說。她很清楚,身邊的這個男人,他是別人的丈夫,是三個孩子的父親。幼年時破碎的家庭陰影以及她所受的教育讓她對他望而卻步,善良如天使般的她怎麼忍心讓自己愛的翅膀沾染別人濡濕的記憶?!那個夏日,她的愛,在他的笑容裡,一次又一次熱烈而絕望的盛開。

許多時候,一朵矜持的花,總是註定無法開上一桿沉默的枝椏。於是,一段故事在那個夏日戛然而止,再也沒有後來。

《羅馬假日》的公映,讓她一夜之間從一朵山野間羞澀的雛菊變成了鎂光燈下耀眼的玫瑰。很快,她有了愛情,梅厄.菲熱,好萊塢著名的導演、演員兼劇作家,他的朋友,他介紹給她的。他很欣賞那個男人的才華,希望那個男人的職業可以帶給她更大的成功。

果然,那一年,她的事業和愛情雙雙豐收,她獲得了當年的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並且,和梅厄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他參加了她的婚禮。

他還是那樣溫厚而寬容,用平靜的微笑應對著眼前的一切。沒有人知道,他不露聲色的外表下,掩藏著的,是一種叫做無奈和認命的東西。

作為禮物,他送給她一枚蝴蝶胸針。那是1954年,愛情於他和她,是開始,也是結束。

那個時候的她,天真的以為,自己一轉身,便可以躲過千萬次的傷心,可是,她卻不知道,如此,也便錯過了一生的風景。

她結婚後不久,他便離了婚,然後又結婚,再次成為了別人的丈夫。

想來,男女之間的交往確實是很玄妙的,從友情到愛情僅一步之遙,但從愛情回到友情,卻彷彿要經歷千山萬水。試問,塵世間,當愛情華麗轉身,還有幾個人能心懷坦蕩地重擺友誼的宴席?可是,他們做到了,憑借著對緣分的尊重和對友情的信仰,兩個人將千山萬水的距離濃縮為咫尺天涯,將所有的愛與情埋藏在那個夏天的《羅馬假日》裡。

許多時候,天使之所以被稱為天使,不僅僅是因為她們擁有天使的氣質,更重要的,是她們擁有了愛的天堂。而如果没有了天堂,再美麗的天使也終將被世俗喧囂的塵埃覆蓋。後來的事實表明,她的天堂,不是梅厄,而是他,是葛雷哥萊.畢克那温暖的目光。後來,她又演了許多部電影,雖然她依舊是那個優雅美麗的女子,可眉宇間卻隱約多了一絲掩飾不住的寂寞。

梅厄的移情別戀,給了渴望一份愛情至終老的她一個致命的打擊。她離了婚,後來,又結了婚,又離了,再後來,一個又一個的男人,從她的生命裡,兜兜轉轉,走近又走遠。40年的光陰裡,一成不變地陪在她身邊的,只有那枚蝴蝶胸針。

無數次,她給他打電話,說到傷心處,忍不住淚雨漣漣。他輕聲安慰著她,說一些無關痛癢的話。沒有人知道,於他而言,她的每一滴眼淚,都如一枚跌落的彗星,刺入大海的心房,表面風平浪靜,內心卻已是鐵馬冰河般的洶湧。

她至死都不知道,從他遇到她的那一天起,她便一直是他生命裏的月光,日日夜夜地,燦爛在他心靈的最深處。

1993 年1月,天使飛回了天堂。他來了,來送別她,看她最後一眼。彼時,他已是77歲高齡,拄著拐杖,步履蹣跚。

花叢中的她,微闔著雙眼,像一株夏日雨後的水蓮,純潔而安靜。

歲月蹉跎了她的容顏,人們看到的,是美人遲暮的悲涼。而在他的眼裏,她依舊是那個嬌小迷人、眼裏流溢著無限哀傷的女孩兒。他輕聲喚著她,她卻不回答。她聽不到了,永遠聽不到了,白髮蒼蒼的他久久無語地看著她,老淚縱橫。

送別她時,他低下頭,輕輕地吻了一下她的棺木,囁嚅著:「你是我一生最愛的女人。」

他終於說出了埋藏在心底的那句話,那是她一生都想要的,可是,它遲到了,遲到了整整40年。此時的他亦不知道,過往的歲月中,她一直將自己的頭深深的低進塵埃裏,可至死,她還是沒能等到與他攜手的前世今生。

10年後,著名的蘇富比拍賣行舉行了她生前衣物首飾的義賣活動。

又一次地,他來了,顫顫巍巍。87歲的他此行的目的,只為那枚蝴蝶胸針。最終,他如願以償地拿回了它。

捧著那枚蝴蝶胸針,抽搐的記憶,在時光的隧道裏,迅速地流轉,他仿佛又看到了,《羅馬假日》裏那個美麗善良、不諳世事的小女孩,正一路快樂輕盈地向自己走來......

40的光陰裏,他一直沒有告訴她,自己送她的這件結婚禮物,不是一枚普通的胸針,而是他祖母的家傳。

49天後,他微笑著閉上了眼睛,手裏握著那枚蝴蝶胸針,就像握著她的心跳,握著無法回頭的歲月和歲月深處那段永不再復的青春之戀。

送別他的那一天,人群舉著鮮花,從四面八方湧來。他的葬禮,通過互聯網,進行了全球直播。那一天,在世界的各個角落裏,成千上萬的影迷們默默祈禱,祈禱紳士在另一個世界裏,找到天使,還她一個在塵世間曾經錯過的天堂。

────轉載自1954年的蝴蝶胸针作者:朱砂

, , , , ,

cherie12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向日葵
  • 昇華的情誼~才是最感人的真愛。
  • Jenny Chin
  • 這兩位男女主角是我最喜歡的,而羅馬假期的電影故事仿佛訴說著他們沒有結果的愛情,讓人遺憾……